丝瓜视频安卓下载色斑app

..co,最快更新真爱至上最新章节!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齐荷也笑了笑,看着她道:“和郁先生结婚多久了,们没打算要个孩子吗?”

“他不喜欢孩子呀。”宁乔乔耸了耸肩。

她只说了一半,郁少漠不喜欢孩子是事实,但是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了。

“这样吗?郁先生居然不喜欢孩子?”齐荷有些诧异地道。

“嗯。”宁乔乔点了点头。

“他是丁克一族吗?”齐荷继续问道。

“也不算吧,反正他不怎么喜欢孩子。”宁乔乔不愿意跟齐荷多说郁少漠的事,瞥了眼桌上的文件,道:“这家是东澜劲的公司?”

齐荷低下头看了眼文件:“是的,这是过去一年多我们和劲少爷的公司来往的报表,我打算整理了一下给郁先生送过去。”

她似乎并不意外宁乔乔认出这家公司是东澜劲的,应该是早就知道她清楚了。

宁乔乔挑了挑眉:“给郁少漠送过去干什么?”

“这是我们过去合作一段时间的业绩,我希望郁先生能……”

绝美红酒少妇闪亮的巴黎时光

“如果是想让郁少漠重新考虑和东澜劲的公司合作的话就不必了。”宁乔乔打断齐荷,一只手支着下巴,眼神淡淡地看着她:“郁少漠已经面撤出了和东澜劲的公司合作,这件事他已经决定了。”

齐荷眉头一皱:“小小姐,可是我们和劲少爷的合作很有前景,现在就放弃太可惜了。”

宁乔乔勾起唇:“我不认为郁少漠会看不出有没有前景,既然他否定东澜劲的公司,就是完觉得和他没有必要合作。”

齐荷沉默了一下,看着她道:“郁先生是真的因为没有前景才终止和劲少爷公司的合作,还是因为小小姐的私人意愿呢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宁乔乔皱起眉。

齐荷眼神定定的看着她:“小小姐,我并没有要冒犯您的意思,但是我希望分清楚公事和私事,不要混为一谈。”

不要混为一谈……

这意思像是在说,都是因为她从中作梗,所以公司才终止和东澜劲的合作的。

宁乔乔觉得好笑,真不知道齐荷哪来的这么足的底气这么说,要知道她知道那几家公司属于东澜劲的时候,郁少漠早就终止和这几家的合作好么。

“我怎么公司不分明了?”宁乔乔挑着眉道:“我倒是很好奇,和东澜劲的公司一直都不挣钱,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和他合作?”

“因为他是东澜家的少爷。”齐荷看着她:“小小姐,我知道不懂生意,很多事情不是以为的那样简单的,既然郁先生在帮打理公司的事,那就交给他就好了,不要再做一些事左右他的决定。”

这话听起来像是她在拖后腿似的。

宁乔乔有些好笑的看着她:“从哪里看出我不会做生意的?”

齐荷一怔,道:“小小姐,虽然名义上是公司总裁,但是公司的生意一直都是郁先生在为打理,其实这也没什么,不会有人会说什么的。”

这基本上就是在说,虽然是一个废材、拖油瓶,但是不用觉得不好意思。

宁乔乔在心里冷笑了声,温软的声音缓慢地道:“我虽然没有郁少漠做生意那么厉害,但是以前我好歹也是学过一阵子,一个合作赚不赚钱我还是能看出来的,至于我没有管过公司的事,那是因为——郁少漠怕我累呀。”

她也可以工作,只是郁少漠不让而已。

而且这些天她在办公室也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比如整理文件什么的,怎么就成了她好像是个游手好闲的人似。

“会做生意?”齐荷这回是真的有些惊讶了。

她一直觉得宁乔乔就是个整天只会吃吃喝喝、上网购物的女人而已,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长处,大概就是她东澜家小小姐的身份和抓紧男人的手段了,毕竟郁先生一直都被她吃的死死的。

“很奇怪么?”宁乔乔挑了挑眉,道:“所以我也很好奇,们和东澜劲的公司合作了这么久但是一直不赚钱,可是合作却没有终止,为什么?”

每年流向东澜劲公司的那么大笔的钱,做慈善好歹还博个名声呢,他们可是什么都没得到。

齐荷皱了皱眉,看了看她,道:“小小姐,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劲少爷是主家的人。”

“那也就是说,们和东澜劲合作这么久,只是因为他的身份。”宁乔乔挑了挑眉,道:“那现在好了,公司已经属于我管理,是我说不和他合作的,也不用怕得罪人了。”

“小小姐,如果懂做生意的话,就知道生意场上的事不止钱这么简单,和劲少爷都是主家的人,把关系闹僵对没有好处。”

齐荷还是不赞成她的做法,依然坚持要和东澜劲合作。

“那和东澜劲相处的好,我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宁乔乔反问。

“……”

齐荷顿时答不上来了,皱着眉看着她。

宁乔乔勾了勾唇,把玩着杯子漫不经心地道:“以我和东澜劲的关系,我范得照拿钱去讨好他么?图什么呢?他在我这里值不了那么多钱。”

齐荷皱起眉:“小小姐……”

“所以这些文件不用往郁少漠那里送了,就算送了最后的结果也还是这样,因为不可能能让郁少漠改变决定。”

宁乔乔说完,没再给齐荷说话的机会,直接起身走了。

齐荷眼神定定的看着她的背影,渐渐抿起唇,过了一会,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过去。

“现在有时间和我说话了?”手机那边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。

“她还是拒绝和的公司合作。”

齐荷眼神冰冷地道。

……

回到总裁室,宁乔乔走进去用力关上门。

“嘭!”!

总裁室厚重的门板发出一声巨响。

坐在办公桌后面认真工作的男人抬眸看了她一眼,又看了眼她身后的门,挑了挑眉:“怎么了?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,出去一趟变得这么生气,谁惹不高兴了?”

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| Foresight theme designed by thingsy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