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八adc

感谢书友“吃肉财神”的打赏,感谢支持!同时也感谢所有支持本书的读者们!!)

皇帝毕竟是皇帝,在拜见了道尊塑像之后,他就成了玄清观的神。

因为皇帝喜爱修道,在这方面道士们都是专家,于是就用道家的规矩把朱瑜隽哄得很高兴。

折腾了一下午后,朱瑜隽才消停下来,并在玄清观的别院之中下榻。

时间很徐徐来到晚上,皇帝正在别院主殿中传晚膳,今天在道观里想来吃得很清淡。

皇帝在吃东西,陈啸庭可没这闲工夫,他把别院里里外外都走了一遍。

此时已是夜幕,谁也不知道黑夜中会不会有危险,所以陈啸庭才会四处查看,保证自己的手下绝无纰漏。

最终,陈啸庭还是转到了别院主殿外。

这处不大的别院中,足足住下了五十名大内侍卫,以及陈啸庭手下的近百号大汉将军。

而在别院外面,更是有大批的禁军驻守,绝对是铁桶一般的安全。

见到陈啸庭来,值守于此王忠德上前道:“大人,还没歇着?”

今晚负责值守别院内的百名大汉将军,全都是王忠德的手下,而后半夜则是排的牛景云。

Nono晴天里漫步走向校园

这两人都是最先靠近靠拢陈啸庭,所以他才把这护卫君上的差事,交给了这俩“心腹”。

“过来看看,你手下人都可安排妥当了?”

这是王忠德今天听到最多的问话,只听他恭谨答道:“大人放心,都安排妥当了!”

这时,跟在陈啸庭身后的杨凯突然道:“大人你看……”

顺着杨凯手指望去,只见此时漆黑的天上,一道流星由东往北划过……最终没于北方夜空。

这时,不只是陈啸庭等人注意到天空,其余锦衣卫大汉将军以及侍卫们都抬头望见。

流星不管在什么时候,都算得上是天空异象,于是立马引起了小范围骚动。

和旁人的惊讶不同,看着夜空中已经消失的流星,陈啸庭心中另有一番想法。

他想到了“祥瑞”这两个字,这在近两年已经快被用烂了。

进献宝珠是祥瑞,宝珠被阳光照射而发光是祥瑞,那如今这从天空中划过的流星是不是祥瑞呢?

皇帝连夜明珠发光这事都采信,那么今晚在来得恰是时候的流星,当然也可以是祥瑞。

既然是祥瑞,那就得有报祥瑞的人,现在陈啸庭就想做这个人,做了之后绝对好处多多。

毕竟,连当朝首辅不顾体统和文人风骨,都要为皇帝张罗祥瑞。

锦衣卫作为皇帝私兵,陈啸庭做这事就更没心理负担了,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报祥瑞。

毕竟,祥瑞这种事是幸进的好办法,但玩砸了也容易把自己搞死。

他要搬的是垫脚石,可不是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流星没于北方天空,世人皆言紫薇帝星居北,或许……

陈啸庭此时已有了想法,此时他不由扫视院内众人,生怕有人会和他抢这冒头的机会。

实际上他还是多虑了,此时园子里面,官阶最高的就是他这位副千户。

所以说,根本无人有资格和他抢,更何况院内众脸上都无思索之色。

就在这时,却见俞培忠从主殿内走出,见到外面骚动后不由训斥道:“都吵什么?搅扰了皇上歇息,你们有几个脑袋?”

现场立马安静下来,俞培忠安定局面后,才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就是现在,陈啸庭心中暗道,于是上前答话道:“回俞公公话,方才天上有流星划过!”

话说到这里,陈啸庭就把话头打住了,具体情况他得皇帝亲口来问。

至于皇帝会不会来,陈啸庭一点儿不担心,毕竟实在要不来他也没什么损失。

听到“流星”这样的敏感词,俞培忠忘了陈啸庭一眼后,便直接转身进殿去汇报了。

于是乎,陈啸庭就这样站在原地,等待着接下来的召见。

出他意料的是,朱瑜隽没有召见他,而是直接从寝殿里出来。

不需要有人提示,园子里只要是会喘气的人,此时都老老实实跪在了自己位置上。

陈啸庭也是如此,此时他就跪在主殿外的阶梯下,而皇帝就站在离他五步之内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朱瑜隽神色肃然问道。

这中语气让陈啸庭心头一紧,此时他的压力极大,甚至到了要放弃的地步。

这就是皇帝的威压,无论陈啸庭来自于哪个世界,在上位者面前总是处于弱势。

布衣亦可傲王侯的前提,是不在官场上求发展,陈啸庭却不再此列中。

但他还是顶住压力,严谨而认真道:“回禀皇上,

是天大祥瑞……”

“方才流星自东南方位,直往北方疾驰而去,最终没入紫薇帝星之中,使得帝星星光大盛,紫色之气照耀天际……”

说道这里,陈啸庭已经豁出去了,只见他抬起头来,直面天颜道:“皇上,这昭示着我大明朝圣君在位,国运昌隆啊……”

说完这话,陈啸庭随即叩首,直接把脸都贴到了冰凉的地板上。

朱瑜隽是真没想到,身边居然还有这般会演戏的人,最关键的是还会特别会说话。

紫薇星耀,圣君在位……说的不就是他这位皇帝吗?

至于是不是真的是这样,朱瑜隽其实并不在乎,就像他不在乎那颗夜明珠是否发出了异光一样。

而此时,俞培忠则在一旁下跪道:“先是道尊显化,如今又有紫薇星耀,主子圣德连上苍都已感动,奴婢为主子贺喜了!”

说完这话,俞培忠随即叩首余地。

最近皇帝脾气心气都不大顺,此时俞培忠自然是捡好的说,皇帝心气儿顺了他的日子才好过。

经历了短暂沉默后,朱瑜隽脸上终于浮现笑容,然后道:“朕没什么可喜的,只要我大明国运昌隆,朕往后也就有颜去见列祖列宗了!”

从朱瑜隽脸上笑就可以看出,此时他这番话言不由衷,心里此时肯定已经爽翻了。

而带给他好心情的,自然是面前匍匐于地的锦衣卫了,于是他对一旁的俞培忠道:“此人是谁?重赏!”

好吧,这句话着实是伤到陈啸庭心了,原来他在皇帝眼里根本排不上号。

俞培忠倒是啥都知道,立马答道:“皇上,此人是新上任的仪鸾司副千户陈啸庭!”

这下朱瑜隽就有印象了,毕竟是他钦点的人,于是皇帝笑道:“好好……陈啸庭,你果然是个得力之人!”

“叩谢皇上夸赞,微臣不胜惶恐!”陈啸庭也谦虚道。

“朕记得……年前失窃的那颗宝珠,也是你替朕找回来的吧?”朱瑜隽有问道。

这个谈话节奏陈啸庭细化,但他还是稳住心神道:“能为皇上分忧,是微臣的福分!”

这话听得朱瑜隽更是满意,只听他对俞培忠道:“此等忠直之臣,如今已是难得了!”

皇帝有意抬举,俞培忠顺着说道:“皇上所言极是,这不也正应了那句老话说,英雄出少年!”

“好……好!”

皇帝又说了两个好,也不知是说陈啸庭好,还是今晚上的祥瑞够好。

只听他对一侧的俞培忠道:“派人去把今晚的祥瑞,传达给所有随行臣工们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!”

皇帝的想法当然没这么简单,真实的目的是,他要为今晚的祥瑞造势。

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| Foresight theme designed by thingsym